【南柯】玉兰花开时

前排提示:本篇内容源于生活,但比生活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指进行了许多艺术加工)。内容比目前博客里面其他的文章都长,三千字左右,大概需要阅读十多分钟。


上午,大课间,走在教学楼之间的路上,眼前,盛开的玉兰,一片白茫茫,我竟一时有些失神了……


人生,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那一年,还在上高一的我,时常会这样想,我都把自己的人生浪费在什么地方了呢?我总是在努力想要触及别人的期待,却还一次又一次地让别人失望。整个初中都是这样,不论是参加竞赛、和朋友相处、还是省重点高中的入学考试……就连升上市里一所最普通的高中之后的第一次省际联考,我也都完全没能达到别人的期待。他们的期待在不断降低了,我还是达不到那样的目标,达不到就会被人讨厌。

我该怎么办才好?这三年多以来我就好像是陷入沼泽一样,动弹不得,只能任凭自己在这令人绝望的泥淖里越陷越深。


暮春,下午,有一节语文课的大课,学校大概是为了应付什么检查,组织了读书会活动。我本来想请假不去的——毕竟,读书会需要社交,我哪里有那种能力,而且也没有那种需求——不过是这次老师不批假罢了。那时的我对于社交的看法,大概就是完全没有用的内耗。

学校的图书馆,建筑是三面包围的设计,有一个露天的庭院,几个班就分别在庭院里开了读书会。我之前对那些需要很长时间静下心去读的文学作品一直是没什么兴趣的,所以只找了一本《费马最终定理》,还在一棵玉兰树下找了个人少的角落;同学都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不论同班与否,都有各自的小圈子。

我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身边的同学们三五成群,我突然感到一阵从内心深处生出的孤独。这种孤独感令我十分不安,我试图集中注意力看书,可眼前的文字却变成了一个个毫无意义的符号。我对于自己的处境感到无助,觉得自己永远无法融入这个世界。我想要逃避,逃避这种不安和孤独。我不再看书,转而看向四周。

此时,我注意到了不远处,一个女孩,大概是隔壁班的吧,她也独自一人,坐在不远处的一张桌子旁,有一种玉兰一般的感觉,她认真的样子,看上去有一种独特的魅力。我在不知不觉间被她的这种魅力所吸引,就这样一直看着她,全然忘记了盯着一个陌生的女生看,是多么不礼貌的事情。

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往我这边看了一眼,我连忙收回视线。如此被发现怕是又要被讨厌了。她很快走到我的桌子前,当我以为她会兴师问罪的时候,“x的n次方加y的n次方等于z的n次方,当n大于2的时候没有整数解”,她却轻轻说道,“不论是定理的证明过程,还是书中的故事,都令人印象深刻呢”。

很令人惊讶地,她和我聊起了书的内容,谈论了一些作家和作品。充满了意外地,我们就如此互相认识了,我们互相加了QQ。

此后的一个月她经常和我在QQ上聊天,什么有的没的都会聊上几句,我们也就逐渐地熟悉了。她叫叶昕悦,是前竞赛生,现在在研究计算机科学。她说对于那天的事情她完全没有在意,而且表示对我很有兴趣——我当时也并没有理解那是什么意思——只是照旧聊天。此后我们就渐渐开始熟悉了,同时在我没有注意到的角落,我的情绪产生了些许变化。

过了一个月左右,因为高考改革,学校把往届定于高二上学期结束之后进行的文理分流,挪到高一的五一假期之前了。很显然地,我被父母要求选择了物化生,纯理科的组合。五一假期结束之后的开学,由于看错了报到时间,我到新的班级的时候已经迟到了一个多小时,班上的同学的座位都已经分好了。老师只得把我安排到了班里最后一排的座位。但依然是十分巧合的,我竟然和叶昕悦同桌,她也选了物化生的科目组合。她说我的性格很像女孩子,甚至提出让我穿女装,虽然我没有同意,但这似乎在我心里埋下了一颗小小的种子。在她的影响下,我渐渐不再阴暗,而是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去附近镇上的庙会玩吧,听说晚上还会有烟花。”高二那一年,清明节假期正好赶上农历三月三,她邀请我去附近镇上玩。庙会已经停了好多年,今年不知道为什么又重新办起来了,而且这次竟然还能放烟花,明明市里都完全禁止了。庙会嘛,大概也就是小游戏打气球、糕点小零食什么的……不过那边的道观里似乎还能抽签许愿?这听上去又有一种像是日本动漫里面情节的感觉了,让我突然对庙会有了些许期待。

那天下午,我们一起前往镇上的道观,道观里面供奉着龙王,庙会就开在道观前面的小广场上,因为对祭祀龙王的仪式并没有什么兴趣,所以我们选择了下午再去。

小广场里种的都是玉兰树,上面还布置了一些彩灯,大概是天黑之后会亮起来吧;沿路排列着各种各样的摊位,大概这里对于那些摊主来说也就是一个大一点的集市吧,说不定还能有不少的收入。我和她边逛边聊,她眼神里的快乐,是我从未见过的一面,仿佛卸去了某种名为成熟的伪装。她拉着我去往道观里求签。她闭上眼睛摇签筒,神情十分专注,啪的一声之后,我捡起签,上书“福禄上天赐善人,回春妙手妙如神,荣华富贵皆由命,休得我生叹不辰。”后来负责解签的道长似乎又单独和她说了什么……

晚上七点钟,我们在稍远的角落等待,她把手放在了我的手上,我安静地看着她。

烟花慢慢升空并在天上爆开,她靠在我的身上,暖暖的。

过了几分钟,烟花的声音逐渐稀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这样的烟花了呢”,她双手紧握住的手。

“是呢”,我直接答道。

“我喜欢你,余生我都想和你一起看烟花”。她靠近我的耳边,突然向我表白了。

我有点懵,虽然自己也对她有一些好感,但我完全没有想过这种事情竟然真的会发生。

“啊,好啊”,我几乎是下意识地,就同意了。我就这样有了一个女朋友,心中也多了一分悸动。当时的我甚至在想,不会一觉起来之后,发现这一切都没发生过,完全是自己的幻想吧。

后来的一段时间,我和她的关系越来越近,终于在某一天被班主任知道了。完全不出意外的,我们被叫了家长,但是她妈妈却说孩子谈恋爱是早晚的事,如果她是认真的那也不是不行;我的母亲也觉得谈恋爱并没有让我们的学习成绩降低,反而是一起学习让成绩有所上升,班主任老师最主要的理由就这样被消灭了。于是,我们的关系就被家长同意了。后来升上高三,我们依然保持着恋爱关系,学习的压力越来越大,但在学习之余我还在憧憬着未来,我和她的成绩差不多考到同样的大学应该是没问题的。


但那些对未来的美好幻想,都在高三那一年的四月,彻底化为了泡影。

她突然请了假,已经在不到一百天的高考冲刺阶段,她却请假了。趁着假期我去找她,她只是抱着我,别的什么也不说,沉默得令人害怕。从她妈妈的口中我才得知她曾患有抑郁症,现在受到学习压力的影响又复发了。但见到我之后她似乎显得心情好了一些,并说五一假期结束之后就回学校。但她再也没有回来。4月18日,玉兰飘落了。当天晚上,她服药自尽。

她的突然离世让我一下子又回到了死一般的绝望之中。那时刚刚得到消息的我甚至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你就这样离开了!如果我不去上课而是去陪你,是不是你就可以留下来了。这样的想法充斥在我的脑中,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后来我也罹患身心疾病,无法继续学业,休学了一年。那一年,我大部分时间是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的。后来,在经历过一些治疗之后有了些许好转,但由于治疗的副作用,我几乎忘记了你的事情。但是我又怎么能忘呢?想到这里,我的眼眶不禁湿润了。


这时恰好春风吹过,几片白色的花瓣落在我的头上。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眼前又回响起了你的声音,耳边也又萦绕着你我同游的时光。叙尽声声眷,听尽声声恋,正如那日你我耳语声声念。遥想当年愿,终也只留念,无可奈何南柯之言语成谶。谢谢你,曾来过我的生命,给我一颗满怀悸动的心。


这篇断断续续花了很长时间才写完,效果似乎不太理想,如果读到此处的你有什么改进意见/建议的话,欢迎留言,日后或许会重制这篇。

—— 雨落 2023.4.22

5 Responses

  1. It’s a passed story filled with light sadness.

  2. 宇生说道:

    啊,没有发现在其它地方可以留言的位置。
    原站 blog.yudragon.cn 已变更。
    以下是新的信息,劳烦修改。

    名称:宇生の后花园
    地址:https://blog.yuse.cc
    图标:https://pan.yuse.cc/d/imgu/avatar.jpg
    描述:天堂还是地狱,我没有选择的权力,我只有被选择的命运。

  3. 宇生说道:

    我竟然看完了,写得挺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

The reCAPTCHA verification period has expired. Please reload the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