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春花的记忆

这是我读《樱草忌》的简单记录,有剧透成分,但不涉及如何评价作品,也没那么严肃。

也许你以为可以把记忆都封存起来,不再触碰。但是,你迟早有一天会翻开那本书的。到那个时候,所有美好的记忆都会变成一种折磨。你会心碎的。

——《樱草忌》(P39)

当读到林远江写的《哀歌》中,舍监对 K 说的话的时候,我被深深的打动了。想起来之前和朋友关系破裂的时候,也是不和对方说话,也没再说过话。后来——或者双方都希望冰释前嫌但已无法回到以前的状态;或者双方就此老死不相往来。若是五十年后回想起来,我们是否也会有同样的感觉呢?

记忆,显然是个很微妙的东西——当然我不想,也不能,在不识愁滋味的时候,为写博客强说愁。我写不出那些老气横秋的文字,更没有作者姐姐那样广博的阅历,本文聊以记录自己的想法罢。

我曾经以为,所谓记忆,大抵就是像唐晓翼复述温莎公爵的说法,“就连宇宙都有消亡的时候,何况是人呢,只要一同经历过,不留下遗憾也就足够了”。但没有遗憾的经历,果然还是很难做到。所以我们只能尽力去延长记忆的时间,来让它变得刻骨铭心。

林远江大抵也是希望给人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吧。我曾也说,把博客开五十年一样,现在好像已经过了两年了,离五十年还差四十八年(确信。这一点我竟也和书中的人物产生了共鸣。

林远江的日记部分也产生了我很多的思考,比如和家长与同学的关系、阴暗的内心世界什么的。但是时间不是太早了,这里挖个坑日后再尝试理解吧。


最近总遇到缩缩(缩缩指面对他人对自己表达的感情而退缩的行为),包括自己也经常缩缩,现在觉得自己这样子做很坏,自己不去主动创造回忆,更别说与喜欢的人或是珍惜的人共创回忆了。最近的情绪化,大抵也是因为缩缩造成的。

大家是怎么读书的?快读看故事,还是慢读考据呢?虽然我知道应该结合起来看,但我通常在第一遍读完整个故事之后就去看下一本了,因为对于故事的期待已经没有了(毕竟现实世界中,并没有蚂蚁被夹在书里就能改变书的内容这样的事情)。如何能恢复对考据内容的兴趣呢?


想到了关于自己的小说写作。我什么时候才能写出像这样深入人心的故事呢?

《天空放晴处》还没读,读了《樱草忌》就忍不住来写记录……

秋雨落
2022.3.9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